2009年2月20日 星期五

老子道德經第十四章---道紀

老子第十四章道紀


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繩繩不可名,復歸於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惚恍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太極拳說:


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所指的是道之活動是無法以感官之活動察覺描述的。道之活動,透過人的體驗,是一種收視反聽的功夫,由外在的感官覺受迴返到內心的觀照,由心觀、識聽、神搏而覺知夷、希、微之內涵.內在觀照的心靈覺受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它是無相、無聲、無形的,故不可致詰,渾淪一體,知覺一氣。心神體能,氣化流行,潛藏於內,不顯於外呈現道之空無性與自由性,故不皦.透過人的收視返聽,內觀覺照,氣化流行於內,道之於人呈現了透明性與明覺性故不昧。


太極拳起式,進入平立觀無極,在陰陽未分,進入無極之境,屏除一切雜念,收視返聽,透過呼吸的運動內觀天根月窟往來變化,腹底之氣絪蘊騰然,全身通泰,百脈運行流暢,所謂「氣映然太虛,升降飛揚未嘗止息」。此時虛實動靜之機,陰陽剛柔變化之勢,蓄運於身,知覺一氣,週流六虛.不皦不昧,惚兮恍兮,若有若無,若無其事,全體生命進入無極景象,渾渾穆穆,混混沌沌,是一種無狀之狀,無物之象的大混沌境界,故無極而太極。


太極拳的運動是在立身中正的要求下,平立鬆靜腳踏地,全身順著重力場鬆放穩靜的平立踏於地面上,因地球的反作用力,人的脊柱有一股力量向上提起,將身體節節貫穿,全身重量下沉,上身因反作用力而拔起於頭頂,猶如懸頂一般,人的「百會」穴有鬆空之感,在全身通暢透空的覺受下,人的呼吸往來之間,自身的氣機隨時有動靜變化之感,在心念專心一意的運作下,達到忘其身。自身的靈明之性,虛靈不昧,觀照週身,虛而待物,用心若鏡,達到身心與物同化,與天地合一,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物物而不物於物。此時的精神活動,是一寂然不動,感而遂通的狀態。動與靜在人身上的活動是經由精神活動與意識行為的指揮而作用著。太極拳的動所表示的是由靜而不靜的運動覺;靜所表示的是由動而達於不動的位置覺,運動覺與位置覺是一體兩面,位置覺永遠存在著運動覺,是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動靜互為其根,忽隱忽現,首尾無端,變化莫測,圓圈旋轉,無分先後,以「以心行氣,以氣運身」為法,在捨己從人,沾黏連隨的作用下,將太極之功融於道化之中。吾以道化之中,得道之虛靈不昧,以應當下的萬有一切,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能知動靜有無的變化,即掌握了太極拳的「幾微」之勢。故曰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雖變化萬端而道始一貫。


太極拳運行中其視則近於觀,全身通透,週身一體視之,內外觀照,故無法以弱眼視之,但能以身觀之,如雷達般之全體照應。其聽非來自於耳之聽,其聽則是一種全身的感應,身心發用出來的一種氣息感應,生理的神經感受度與心念意識作用的氛圍感覺,聽是一種「以心行氣」的知覺一氣,週身感應的聽覺,全身如眼般,敏銳的覺醒,觀照內外,其聽是身心一體的覺照。


太極拳以「以心行氣」掌握了身心觀照,以「以氣運身」的舉動,掌握四肢的屈伸開合的運動變化,利用陰陽互用,剛柔相濟,往復摺疊,進退之間,來勢與往勢相互激盪,氣機在盈虛消長中相搏,其感應是內在的陰陽二氣的消長與昇發而覺知於體的氣勢之變化,難於把捉,但其微波盪漾皆能了然於胸,相盪之氣洗滌身心,雖不皦但也不昧,但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剎那變化,惚恍之間,微而能覺。


修煉太極拳,即在修煉勢、氣、神一體掌握,使身心視覺平夷無礙,聽覺通透,雖希而能感,知覺一氣的精神,雖微而能精,感而遂通,在無極而太極的情境下置身,置身心於虛靜之中,觀天根月窟往來,精神作用交融於道化之中,置身於道之虛而能應,當下「知覺一氣」之存在乃虛中有實,實中有虛,忽隱忽現,變化莫測,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但恍惚間,若有若無,不可致詰,雖不皦,但也不昧。                      2005.10.02 初稿 1302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