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如何修煉太極拳的套拳(下)


推手及發勁要領


 


掤、履、擠、按、採、列、肘、靠、進、退、顧、盼、定計十三勢,須認真作到,沾、粘、連、隨、不丟不頂,更須切實研究,細細琢磨,長進當很快,否則拳意不來,白費功夫。內則心氣,外通全體,內外上下,以致相隨。


 


搭手時,先將身勢放鬆,以有虛靈之氣,圓轉之妙,逆來順受,毫無丟頂,無論對方來力大小,我總以虛靈之手法應之,摩之也,使其來力落空,找不著地,尋不著重心,如補空捉影,無用武之地為對,萬不可以大力以硬勁相抵抗或壓迫也。


所謂沾著,非專指以手貼著跟隨之謂,雖在尚未接觸之際,以神氣將對方籠罩,順著跟隨其伸縮而動此謂之沾,在肌跟肌隨之中,我之身手早已輕輕扶于彼身,彼之一切拳動無不盡悉,便可取之矣。


所謂沾著者有三:


一、是皮膚接觸之后,聽對方之伸縮而隨之,此為感覺之沾也。


二、是在未接觸之前,以眼觀察判斷其距離伸縮而隨之,此為視覺沾也。


三、是以耳聽其聲音,判斷距離而隨之伸縮。此為聽覺沾也。


 


以上皆神氣虛靈之作用,故太極拳首在養靈也。真太極拳之推手,是照掤履擠按認真去做,不丟不頂,出手是虛靈的接觸,是綿軟的,若掤履擠按四手不清,動作不虛靈,手掌挺硬,是外家之功夫也。


出手剛硬無比,毫無綿軟之氣,動作三角八楞,牢無圓滿之味,亦不以腰身轉動而以兩臂兩手自動,胡拔亂拉,非頂則丟,瞎碰亂撞,神氣活現,亦說是太極拳推手,實足貽笑大方,然一般學者反專門相信此似是而非之太極功夫,因其花樣好看,如真的太極功夫反不見信也。


 


用心、用意神、不用僵力。其節短,其勢險,勢如狂弩,急如發機,突如其來,令人無從抵抗。發勁有三:


一、以虛妙之身勢進身,對準其一部用鬆軟之彈性勁掤之,人如彈丸而去,此謂之長勁可打遠。


二、是以兩臂鬆軟如繩,以丹田之勁冷然向其彈去,此謂之斷勁,可打皮面疼痛。


三、是以丹田之氣,周身之勁,心中一急,冷然鼓去,此勁起于徒然,令人一驚又如觸電,令人不知其所以來,又如炮彈之及身,早已打進,此為短勁、或曰冷勁,可以入裡透內,可以將其鼻涕眼淚打出,如發的充實,可以打其鼻口噴血,頃刻致命,其冷快可想而知。


推手時,要有虛靈之氣勢,雖有手法,不以手法破敵,雖有著術,不以著術去著架,要以神走、氣化,使對方如捕空捉影,找不著實地,找不著去處,尋不著著落,其破綻自出,我好取之矣。如見來手即以手法去著架,則一身之勁被其牽制,動作不靈、學知不可不知也。無論用拳、用劍、用刀、用槍,在比鬥時意思總要走在前頭,如被對方走在前頭,即須突然一變換過,否則必敗。以心打心,以氣打氣,以神打神,以氣魄打氣魄,以氣勢勝他人氣勢,用肩、用肘、用胯、用膝亦然,所謂沉著:鬆軟自隨之謂,非用力下壓之說也。非鬆軟純淨內勁不出,如不鬆軟,反不如練內功也。


 


【太極拳發勁歌】:


心裡發勁身勢鬆,丹田氣鼓勁前沖。


突然全憑神經勁,勇敢皆隨膽中生。


驚心動魄來的冷,勢如狂弩透其胸。


徒然一震五臟爆,方是太極真功夫。


 


內則一心,外則全體,鼓丹田之氣,打周身之勁,要整個不可零斷。打人不入內,是鬆的功夫不夠,尚未鬆淨,還有拘滯之力牽制耳。


動先被人覺,是尚不軟,有明力未退淨耳。拳不夠用,是身勢手法呆板,無虛靈變化耳。蓄勁如吞江,發勁如長虹,打去如穿紙人,一鼓而透因其心、勁與神氣合一故耳。勁去可以斷其氣,打穿其胸,打透其腑,可以使鼻涕眼淚流出,可以使鼻口噴血,其鬆沉冷快可想而知,但非遇陰毒之人,有心害我者不可妄發。以手腕往其冷然一沉,可以將其兩臂掛傷,以手採無手腕,突然往懷中一帶,對方必覺脖厚大筋如觸電之疼。不講沾粘之外功,推手不可與其同練也,否則有損無益。如其強迫推手,意在顯弄本領時,我當以虛靈之手法對付之,如其不以規矩,胡拉亂撞時,我當以散手打之,不可陪他瞎鬧。身如游龍,神似烈馬,神勁一動,勁透彼身,若只依粘粘連連,柔柔推推,則難敵高手。變得快,打得快,神氣以極,干脆無比。十三勢神出鬼沒,變化難測,全在個人天份如何。味不過五,其變不可盡嘗;聲不過七,其變不可盡聽;色不過五,其變不可盡觀;兵法不過十三篇,奇正之變,主客之分,其妙用無邊;太極拳不過十三勢,其變化亦莫能窮其用也。


善功者,對方不知何處可守,蓋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來之不知,去之不覺也。善守者,對方不知何處可攻,蓋身勢完整,神氣均云,包羅萬象,無隙可乘也。進而使其不可禦者,避其銳而攻其慮,退而使用莫能迫者,出其意料之外也。在攻時,突然早到,攻其一點,堅不可比,故敵方不能防,在退時,冷然已回,伊尚未察覺故不能迫。


要去的突然,如迅雷不及掩耳,令其無從抵抗,要退的奇特,如一線不掛,使其尚未察覺 輕如百無所有,重如泰山立崩。發勁無形突然到,化勁乾淨虛妙玄,微乎至於無形,神乎之至于無聲,英雄所向無敵概由及此。


若將去不去,不去又去, 兩兩 相相,游移不決,乃技擊之病。


不去時亦須刻刻留意,以防急促之變,要去則一發在發,發之不斷,使其無變動之機勢。攻者則已去,再去,去之不已,緊上加緊,,如守時則一化再化,化之不息,以上兩者須在需時用之。變不見變,化不見化,動于無形,來去難覺,方是高手。進時神意吃著,使其無變動之機會,退時轉折虛無,令其找不著突地。丹田之氣,用之得法,一發可以致命,走化來的乾淨,敵人捕空捉影,細心虛無走化之功,一切妙用全在其中,不在著術上用心。如對方以著術來進,遇著術多時,隨其多而多變,遇力大者進,隨力大而大用,此所謂捨己從人,逆來順受,變化無窮也。進身去打,無不手到成功,支撐閉門,一定吃虧,放開心膽去作,逢兇化吉,拘謹膽小,定敗無疑。初學推手者,不敢完全鬆開,怕鬆開之後,對方如來手無有保障,不知完全鬆開後,滿身虛靈之氣,自有此虛靈之氣勢,定有巧妙之作用,定能應付一切也。虛靈以極,輕妙萬分,著手時進也是進,退也是進,處處佔著有利地步。


 


【推手及發勁歌】


意氣跟隨如心愿,精神吸著莫放寬。


若問應用如何辦,沾粘綿隨奧妙玄。


走化虛實無著落,得機進取若佔先。


不怕他是野蠻漢,要想用武難上難。


突然一變敵喪膽,一手成功神氣轉。


 


練架子是基本功夫,定步推手是沾粘功夫,活步、行步、大履等推手,是練身勢活潑,腳步輕快功夫,散手是練手眼身法步功夫,比手是練氣膽精氣神功夫。太極拳是虛靈之功夫,無論遇任何大力者來犯,我總之以虛靈之氣勝之,不可以力相抵也。守以虛靈之氣,變化無端,攻以奇特之動,冷快絕倫。功夫要脫俗,不要柔柔扭扭的動,如交手時胡拔亂拉,是功夫尚未成熟,不可與人較勝負,尚須按規矩細細的用功,如有外家的底子,明功未退淨者,均須細細研求方可。


以神走,以氣化,勁去令人如觸電之感,突然已到令人無從抵禦,所謂來之不知,去之不覺,打人於不知不覺之中也。 (蘇清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