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

太極拳法自然本體说

l)效法自然


道家以老子的本體說作為認識論的基礎,認為萬事萬物皆生於,認為人、天、地、道的關係是 :人效法地、地效法天、天效法道,而道則是順乎自然規律而自成法規的,這就是老子說的道法自然。武當拳功在老子道法自然的哲學思想的影響下強調自然,且強調效法自然,也就是說武當拳功視效法自然與否作為區別其他拳派的本質特徵之一。效法自然作為築建武當拳功理論和技術體系的根基,主要表現為:返樸歸真、太極圖式、五行變化等。


武當拳功的每一進程,都與模仿生物、非生物的結構、形態、性情、能力發生著密切關係。遠在戰國時期,以搖筋骨動肢體和調節呼吸來鍛煉身體的導引術,就是導氣令和引體令柔,模仿鳥獸動作而達到延年益壽功效的。東漢末年華陀的五禽戲,是模仿虎的前撲、鹿的伸頸、熊的臥身、猿的縱躍、鳥的飛翔等形象編成。六朝、唐時,導引氣功有了重大發展,一些文人、道徒根據前人經驗又創造了八段錦十二段錦,從武當武功的導引術-五禽戲-易經筋-八段錦-內功圖說-太極拳的整個體系來看,自然界各種生命現象特點的模仿是發揮其健身效能的奧妙。


武當拳功在其形成和發展中,遠取諸生,近取諸物,像其形,取其意,學其長,利其用。這種對生物、非生物從動作、器械、名稱、方法、特點等全方位的仿效,正是返樸歸真的和諧現象,是武當武功對道家天人合一觀念的運用。天指自然,天人合一指人與自然在本質上是相通的,一切人事活動只是順乎自然。順乎自然之運行規律者才能生存和發展。練習生物和非生物得以延伸的合理動作,求得與自然的同步和諧統一,使人這個因數,溶於大宇宙眾多因數的運行之中,才能獲得永恆的存在。仿生返朴是武當武功形成和發展的源泉,人在模仿和改造中又創造了人類極大的精神文明和物質文明,發展了人類適應自然界的辦法和技巧,反過來能動的改造自然,成為自然的主人,這種主動性的力量,只有人的智慧可以實現。


太極拳拳名為太極,實無極自然之運行,陰陽自然之而合也中國的《易傳》把天地未分的原始統一體稱為太極,太極即是宇宙的本根,天地萬物的根源。 宋代周敦頤《太極圖說》指出:自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太極的一動一靜而產生了天地萬物,描繪了一個乙太極為中心觀念的宇宙發生圖式。拳名太極,就是以拳來體現人與自然的合一。所謂拳為小道,而太極大道存焉。即拳為道,道在拳中。練拳的過程,也是人與自然求和諧統一的過程。


形意拳以心意誠於中,而萬物形於外的自然統一觀為基本理論以三體式為功,五行為法,十二形為拳。三體式是形意拳的基本樁式,也稱三才,即天、地、人,視人體的上中下、頭手足而言,即融貫天、地、人為一體。五行拳法即以劈、崩、鑽、炮、橫。五拳按自然界的五種屬性金、木、水、火、士五行相配,劈拳之形似斧,性屬金;鑽拳之形似電,性屬水;崩拳之形似箭,性屬木;炮拳之形似炮,性屬火;橫拳之形似彈,性屬土。並以五行相生相剋的變化規律來說明拳法變化,以拳來體現人與自然的合一。


(2)拳術整體


武當武功之奧妙,在於重視身心合修之練拳效果,這是宇宙整體觀在拳術整體中的具體運用


武當武功極重淨化精神,認為先以心使身,再為身從心。練拳功首先要心靈淨化,排除雜念,具有超脫世俗紛爭的意境,這叫做收心,也叫入靜。只有收心、入靜,才能在練拳中精神貫注,意識集中,從形體活動中去貫勤肢體和改變氣質、充實心府,達到端莊品格操行、增強體質的效果。


太極、形意、八封等諸種拳套更強調內功外修,認為人體是武功的載體,武功的強弱與武功載體的強弱是密切相關的。載體又分內外兩方面,外部強壯固然重要,更重要的卻是內部強壯——內壯。內功外修的實質,就是要達到內壯並從而達到整體強壯的目的。


武當各家各派對於氣的理解,賦予的涵義及如何練氣,雖不盡相同,但一致認為練氣是達到身心合修的基本條件。拳家們認為,有氣則生,無氣則死,氣盛則生命力強,氣虧則生命力弱,要健身養性,必須修煉人的生命根源基礎——氣,以增強生命力,這是最根本的,這種從內到外,再又從外到內的往返,從而達到完善人體這個小宇宙,進而體認宇宙萬物的本——元氣的生命價值,促進精神、肢體、臟腑符合生命的自由運動。


拳術整體還表現在構建武當武功技術的各種要素和環節上,從動作看,均需丹田帶動,由腰而胸、而背、肩、臂、手。武當武功形體運動中的伸縮、起伏、翻轉、俯仰、回環的變換方法,可以說是以腰為軸的運動方法,腰是上下肢的總樞紐,身體依據技擊特點變化時,固然要
以動作的技擊要求來動形體,但不管千變萬化到何種程度,總是以大軸帶勁,以髖、胸、頭、四肢為表現來完成的,這是武當拳功飽滿流暢,自然協調,完整合一的基礎。


武當武功既強調形體活動的程式性,亦重視韻律的合理性,韻律不同於武術動作的節奏,但又寓在其中,有區別又有聯繫。在武當武功動作中含在神裡形間,神的韻昧,形的格律,既是無形的,又是有形的。韻實質為內在感情,形指身體運動的規律,無韻則僵化少律則無準則。具體來講,律是針對動作的起伏、幅度、範圍、時間及相互關係而言的,如逢開必合、動中有勢、擰中寓傾、轉體留身、動中求靜、身法迂回及塑形有線的規律等等都是律的體現,違背了這些規律就失去了拳術的整體性。


是實現律的內在感情,就是意念活動,是律的先導沒有對動作整體實質的深刻理解,要使念動的感覺準確無誤是不可能的。例如刺劍、劈刀的動作,都應有觸到實物的實感。刺者伸,劈者夠就是身體觸到實物的要求,這種觸物感就是意境。武當武功的動作均帶有攻防含義,要使攻防含義在形體練習中體現,首先要在內在感情上下功夫,這也就是常說的要有二感:即理解技擊性體會實感,理解力學律動體會節奏感。只有從韻律上下功夫,才能做到內景和外象的整齊劃一。


總之,腰為軸心,韻律合理,進一步體現了武當武功的內外、上下、攻防、整體合一,法自然的特點


 


源自: 武當師行功夫館 http://www.wgdf.cn